看似不起眼的物联网(IOT) 配备(图见左边黑色小装置),装上了它能让本地制造商的生产力增加,开启数码之旅。(图/新报业媒体)
看似不起眼的物联网(IOT) 配备(图见左边黑色小装置),装上了它能让本地制造商的生产力增加,开启数码之旅。(图/新报业媒体)

可别小看这个小小的物联网(IOT) 配备,装上了它,本地制造商的生产力增加,而且还在标工程时变得更有竞争力。难怪老板说:“数码化正是我们接下来要走的路。”

掌握准确数据 不再靠猜测

总裁谢国亮表示,数码化之后,公司可以通过数据分析,更准确地估计成本然后开价,提高了竞争力。(图/新报业媒体)

没有准确的数据进行分析,当初标公司时的价格只能靠猜测与预估,大大削弱竞争力。

成立于1987年的Flo-Line Hydraulics,是高品质移动和工业液压元件分销商之一。这家位于裕廊集团( JTC)裕廊工业区的公司,在展开数码转型之前就面对上述的困境。

“我们原本认为数码化只适合那些承接大工程的公司,开启数码化旅程之后才发现原来‘小公司也能做大事’。”公司总裁谢国亮说。

公司可以通过数码化来监察价格、衡量成本、监督生产力,于是总裁谢国亮决定 “这也是我们接下来要走的路。” 还未数码化之前,公司在竞标工程时只能大略估计成本。数码化之后,公司便可以通过数据分析,更准确地估计成本然后开价,提高了竞争力。

去年1月,由裕廊集团推出的产业联网(Industry Connect)让有意发展业务或转型的制造业者扩大联络网,方便它们找到所需的各种资源和援助。至今已经有1000家公司在平台的协助下参与工业4.0数码化,其中250家已开始转型,Flo-Line Hydraulics就是其中之一。

原来谢国亮去年跟裕廊集团商谈延长工厂租约时,裕廊集团的经理问他有没有兴趣加入由新加坡工商联合总会(SBF)和劳动力发展局(WSG)合力推出的“工业4.0人力资本计划”(Industry 4.0 Human Capital Initiative,简称IHCI),让咨询公司麦肯锡来给与咨询,提高生产力。

去年9 月,他抱着不妨一试的心态,公司成为第二批加入这项计划的本地企业。

在计划下,麦肯锡用了约八个星期的时间协助该公司开展数码化旅程,并取得立竿见影的成效,将生产力提高了10%到30%。

分阶段进行 见效才开展下一阶段

公司分两个阶段在机器装置了IOT配备,发现能更有效地控制整个工作流程的成本与生产力。(图/新报业媒体)

谢国亮了解数码化不可能一蹴而就,选择按部就班分阶段推行,看到成效后才再进入下一阶段。

“数码化转型是个渐进式的过程,要不断迎合市场的变化。”他深刻地体会到。

第一阶段从加工部门开始,公司在三台机器装置了物联网(IOT)配备,方便督工通过无线连结随时监督生产情况,掌握工作进度,以避免碰到瓶颈问题。

IOT配备也让公司能更精准地衡量员工的贡献,不再靠督工每个月记录员工的工作量。装置了IOT配备后,加工部门的生产力提高了超过10%,即便在疫情期间只有半数员工允许开工,也能如期完成工作。

谢国亮解释说,公司按生产力奖励员工并每月派发奖励花红,随着员工的贡献得到更精准的衡量,意味着他们可得到的奖金更高,这激励他们更积极工作,提高生产力。

在看到第一阶段的成效后,公司展开了第二阶段的数码化,为每台机器都装置了IOT配备,以更有效地控制整个工作流程的成本与生产力。

公司目前正要朝第三阶段出发,先进制造技能策略及规划中心(Advanced Manufacturing Training Academy)将审视公司的整体数码化规划,以确保方向正确。

无需花大钱 也能数码化

谢国亮感激裕廊集团给了他很多专业意见,否则他完全不知道应该从何着手。

他说:“像我们这样的小生意,从来没有想过能找到像麦肯锡这样的专业国际咨询公司来当顾问。我们以为数码化的收获跟成本会不成正比,直到裕廊集团跟我们讲解后,才知道原来政府提供多达90%的津贴,因此并不需要花很多钱。”

加入IHCI让谢国亮领悟到,数码化不是一个选择。他分享了通用电器前主席杰克·韦尔奇(Jack Welch)的一个比喻,来说明企业需要从内转型,而不是让外面的力量将它们摧毁。

“一颗鸡蛋从蛋壳外面敲破后,鸡蛋就没了;相反的,蛋壳内发育成形的小鸡努力冲破蛋壳的束缚,则是一个新生命的诞生。”

数码化 改善员工的工作

负责协调公司数码化转型的何国良(右)说,对于公司的转型,员工不但没有抗拒,也因为公司设立奖励制度而乐意配合。(图/新报业媒体)

何国良(32岁)加入公司没多久,便负责协调公司的数码化转型,并见证了公司的进步,之前需要三人完成的工作,现在两人就能完成,缓解了公司人手不足的问题。

在疫情期间一些外地员工决定回国,公司于是把省下的第三名员的工奖励,让两名完成工作的员工分享,进一步激励了员工提高生产力。

他表示,多数公司展开任何形式的转型,通常会碰到一定程度的阻力,员工可能会担心自己的饭碗受到威胁而抗拒,但是这里的奖励制度却让员工乐意配合。

在公司服务了26年的拉希(Mohamad Razi Bin Ismail,49岁)很年轻便加入公司,目前是一名督工。

在公司去年9月启动数码化转型计划之前,他得经常在工作间走动,确保工人把工作做好,并且在他们碰到问题时给予援助。现在,他可以通过手机或电脑,查看工人的工作进展或是碰到哪些难题,做起事情更有效率。

督工拉希表示,公司转型后他做起事情来更有效率。(图/新报业媒体)